“米脂婆姨”不止美丽

来源:榆林日报 作者:毕华勇 时间:2019-12-31 10:48 字体设置:
毕华勇
    米脂婆姨,一个让人梦魂牵绕的名字。无定河与流金河交汇,让米脂城有了灵气,英雄美女倍出。米脂女子高级小学百年纪念研讨会更让我们在盘龙山下与历史进行了一场对话,追溯米脂婆姨的足迹,对这一群体的文化内涵,用现代人的视角、理念去触摸,多角度去解读米脂婆姨在历史长河里的地位和革命精神,探究米脂婆姨与中国妇女解放、进步一脉相承的历史风貌和时代品格。
    之后,心里一直盘算着写一点文字。
    但这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当然不是说我们在这永恒与瞬间、历史与当代、传统与现代里无所适从,重拾记忆,感受米脂婆姨不一样的风采,是一代人的责任。
    有一段时间,“米脂婆姨”这个品牌被媒体吵得轰轰烈烈,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话题,我在寂静中,开始搜寻米脂婆姨的点滴故事。坦白地说,我们欠历史文化的账太多了,盘龙山李自成行宫里,几间瓦房中米脂妇女展览馆只言片语的记述与照片,根本不足以证明米脂婆姨这个群体的历史以及辉煌的故事。
    这样的心情,除了激动,更多的是敬仰。夜间四周一片静谧,当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一个念头缠绕着我,那种要动笔的感觉让我在寂寞与沉静中,眼前活灵活现地涌动着一群人,她们个个栩栩如生,高佩兰、杜岚、高敏珍、杜瑞兰、杜焕卿、尤祥斋、贺抒玉……她们青春焕发,敢于自我革命、敢于牺牲与自我解放觉醒、勇于奉献的精神溶入到中国妇女进步的历史当中,激起一层层波涛与浪花。我们需要从多维度的陕北妇女文化场景中,提炼和升华米脂婆姨这一文化符号的历史价值、美学价值和时代意义,尽管有些晚。
    她们那么远,又是这样的近,我能从万家灯火的沸腾生活中,看到她们的容貌,倾听她们的声音。天空无际,繁星闪烁,我想她们便是其中的一颗、一行,星在天际走,那温暖在地上行。
    我的前辈们如此的勇敢与艰难。在那个乱世的年代里,从北京回家的革命者毕维周等人奋然前行,他们在沉寂中奔走呐喊,米东区米西区党组织的建立,一大批仁人志士走上了革命的道路,无定河畔六烈士的就义,花石崖刘氏家族六口人的牺牲。这些让我在这平静中感奋,似乎还有惊怵。是的,我能听到远山的呼唤,听到无定河水的诉说,杜斌丞、李鼎铭等名流,他们另辟蹊径提倡办学,自掏腰包,一股义气、豪气,铁骨铮铮的劲头。犹如山与水、树与草、鲜花与绿叶,是米脂的男人铸就了女人,也是米脂的女人造就了男人,他们和她们,共同开阔了一片新天地。黑圪垯共产党负责人乔正明被砍头示众,但米脂的革命者没有被吓到,他们前仆后继,刘澜涛、郭洪涛、常黎夫等一大批米脂人,义无反顾地走向革命道路。也就在此时,米脂婆姨融合了历史、地理、文化甚至包括哲学的元素,她们在这大潮激流里,担当重任,开始前行。这种厚重的底蕴,在全国首屈一指,讲好她,才能更好地理解米脂,理解米脂人。
    其实,平日里大家都因为“忙”的缘故,忽略了对自己周边人文的关注。然而,米脂婆姨就像一首不朽的歌,并且像天籁之音那样缠着我的灵魂,我可以回避现实,但无法置若罔闻地不去触摸历史。米脂婆姨包含了对光明追求的至深感情和细腻大爱。可以想象,一百多年前,在米脂这块贫瘠偏僻之地,她们总有办法把平淡的日子过得稳妥、扎实、红火,有滋有味,看似简朴,但总有惊奇出现。她们不畏流言蜚语,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学文化长知识,反封建闹革命。这谜一样的生命,骨骼脉络里都蕴藏着深沉的力量和忘我的境界。她们的美、净、柔软,恰好证明他们的刚毅、不屈、开朗。她们如此尊贵,是一种神圣与不灭的人文标杆。我仰望时,唯有顶礼膜拜。
    我知道,要写好米脂婆姨这个群体,也许除了赞美,自己脑海里仅存的词语是无法准确、深刻地去表述的。然而,我还是觉得,自己有责任迎难而上,这个群体时刻在激发着我的勇气。毕竟,作为本土的一个写作者,文章写出来,是完成自己的一个心愿。
在传统的文化经典里,早就有“名可名,非常名”。米脂婆姨如此光芒四射,在人类生活与生存的漫长岁月里,我们体味着这个群体的鲜活,似乎从未有过断层。艾好湾的貂蝉故事,给我们某种启示。米脂女人们所体现的集体光辉,从美丽的传说开始的。“顺命而不从命”这种禀赋恰似一条壮阔的大河,使米脂婆姨一次次释放出时代意义和精神价值。可以说,在传统与现代、继承与创新的交织中,米脂婆姨始终保持着端庄和大气,对未来美好的憧憬从不怀疑。她们在根与魂的交替中,那种感召力使她们的精神得到生生不息的延续,成了黄土高原一道靓丽的风景。
    历史是关于记忆的,因为这样的记忆,我们把米脂婆姨的每一个符号、每一个脚印、每一个细节聚拢起来,唤醒心中沉睡的激情。无论你走多远,都会勾起许多回忆。我知道米脂这块土地文脉千年、英雄纵横,凝集在米脂婆姨身上的核心精神,是米脂这块土地。无论你从任何一个角度打量,都变得十分清晰明了,米脂婆姨之所以有这么高的一致认同,让我感到有些超越常规的力量在涌动……
在米脂的文化史上,女性的文化占有十分重要的比重。女性与社会之间建立起的联系,到民国初更凸显在人们面前,那种极具革命性的、英雄主义的、执着的个性里,与传统是和谐共存的。米脂婆姨不是指一个人的行为,它是一个文化现象,极富有诗意与哲学。这种风尚一直定格在世人眼里,独特的性格、传统的相夫教子、浪漫主义、义无反顾地走出去……仔细阅读米脂女校学生的经历,总感到她们既是米脂本土的一份子,又是中国大地的一份子。她们在一个民族漫长艰难的岁月中和许多英雄人物是一个序列里的,尽管命运不同,但她们总是超越自我、敢于冒险,不断探索人生与生命的底线。所以米脂婆姨不只是个名望,而是在一条若隐若现的长线里,既美丽,又革命,两者完美结合,感染着旁边的人,同时也折射出一种时代新精神。
我常常有一种幻觉,想着旧城东街、小巷子、寺口巷、庵巷子,或者杜良台家的小院、艾丕荣家的三层院以及高级女校一百年来那一群群叽叽喳喳梳着小辫的女子。她们是我生活的启蒙者,有着现代情感的知觉知悟者,当我们要发掘她们人文审美生活时,我们内心都觉得力不从心。在认知上,对她们的记忆上,我们是有缺陷的。今天我们仅仅停顿在表层上,真正要从思想上、灵魂里感知这个强大的群体,能够把自己融入其中,把米脂婆姨的性格、命运、生活等方面多视角、多方位、多层次地渗透到一个时代的精神层面中,才能引领米脂人走向另一时代的辉煌。
    众所周知,米脂婆姨对国人的影响非常有意思。貂蝉究竟是什么样?传说?神话?文学人物?如果不是在米脂,如果没有米脂婆姨这个标杆,也许貂蝉就是在人们脑海中的幻觉。然而,多少年来,人们口口相传的故事,在米脂女子身上得到了应验。人们早些年张口闭口习惯于谈米脂女子俊脸蛋,是美丽的象征,但没有真正了解米脂女子从古至今的文化现象。陕北文化元素很多,但与中华民族的大同文化息息相关,米脂婆姨却是独一无二的,也是文学、音乐、国画的。这样无与伦比的巨大资源,除了尊重、敬仰,我们更应平静地坐下来,融入到她们的生活当中,为明天,为历史,做一个更好的交待。
    当米脂被置于僻远落后的背景下,愚昧比比皆是时,米脂的绅士们开始选择办学这条路,简直不可思议。一百年前被称为“老吝皮”的财主、商人们,挣钱不容易,攒下的钱更不会轻易出手,而石坡人杜席珍却倾注毕生精力办学,政府与当地绅土赠匾“士林抵柱”,杨家沟地主同样慷慨解囊,让自家娃娃早早上学堂读书识字。于是,一批又一批的米脂女子在那个乱世年代,把善良与本质、奋斗与斗争兼并起来,用自己独特的风情与魅力,挥洒着如火的青春。一股反封建、反压迫的浩然之气,在米脂的大街小巷,成了当时的“异类”。这勇气、胆识,让当时守旧分子感到震惊,除了违背常规外,这些女子简直“疯到了天”,小城镇女子淳朴真挚的品性似乎不见了。这些怀揣梦想、追求平等、向往光明的女子,一个个不俗不凡,行为看似不合常理,但她们像自由飞翔的鸟一样争取自由,反对包办婚姻,提倡妇女放脚,表现出非凡气魄,个性张扬得淋漓尽致。
    作为米脂县屈指可数的知识女性,高佩兰一出场,立马让人心存敬畏。她竭尽全力为女子争取受教育机会,挨门逐户去动员、去说服、去召唤。她苦口婆心找来的女生渐渐明白了僻远落后的米脂,要有一批有识之士站出来打头阵,这其中要有女性参与,这样的社会才是完美无缺的。现在,我们回头望去,米脂女性的那种倔强与坚持、天然的使命感,让生活在这样幸福时代的人们有责任去讴歌、称颂、传承她们的精神。从另一个角度来讲,米脂婆姨除了女性特点和当代知识女性特点的双重集合外,更重要的是她们似乎不甘命运的左右,不畏生命的劫难。杜焕聊从小心灵手巧、聪明伶俐,琴棋书画无所不能,是一个顶级的俊女子。按照父亲的设计,她就像所有的大家闺秀一样,到谈婚论嫁的年龄应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婆家。然而,她毅然参加革命,不顾世俗的眼光与斥责,放下富贵小姐的架子,拿出自家的银元支持革命,最后牺牲在国民党的监狱里。她的名字,远离故乡几千里,在南京雨花台的烈士名录里,完成了米脂婆姨真实的血肉重塑。
    米脂婆姨事迹为后人所传颂。曹秀清是著名抗日名将杜聿明的妻子,她从米脂出发一路伴随着丈夫,可以说是米脂婆姨的另一种典范。当杜聿明被俘,在不知丈夫生死的情况下,带着婆婆、儿女的曹秀清硬是一个人撑起了这个家,给孩子们一片蓝天。为了补贴家用,原为大家闺秀、将军夫人的曹秀清做苦工、卖力气,表现出的那种气节也值得人尊重。她们是普通人,但又不可以用一个普通人的标准去评价,她们的标准是她们自己建立起来的。
    一个地方的文化有许多值得骄傲的。我想在这样的时代,重温历史,隔着时空对话,那就是提醒我们不要忘记过去。米脂女子高级小学校一百年成了记忆,我们拾起来仅仅是一个开始。我们做每一件事必须舍得力气去做,如果一个地方的文化没有前仆后继的人去努力传承发展,这个地方就会变得空洞而虚无。

    米脂需要这样的一个群体,许多事业不是一个人的…… 

返回文化旅游首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打 印】【顶 部】【关 闭 来源:榆林日报 编辑:杜海斌

 

免责声明:
1.凡来源注明“米脂新闻网”的作品,其版权归米脂新闻网所有。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米脂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或图片外,其他文章或图片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