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铿锵 英雄无语

来源:米脂新闻网 作者:姬小玲 时间:2022-06-30 08:13 字体设置:
   下午的雨不密,但是打在脸上细细觉来还是有些许麻疼。教练讲完了活动规则,我们一行34人,开始无声的行动。
   这是我们发展改革和科技局在补浪河女子治沙连举办的“喜迎二十大,奋进新征程”主题党日活动,这“合力搭建”便是其中的活动之一。
   那是一面直直的、高约4、5米的墙,教练要求我们不借助任何外援工具,全体队员不落一人全部上去。对于已经习惯坐在办公室工作的职场人员来说,这与登天无异。
   经过简单商议部署,按照既定规则,我们决定让四个年轻力壮的高个小伙背倚着墙半蹲着,充当第一层“阶梯”;再由两个瘦一些的高个子男孩踩上第一层”阶梯”人的肩膀,也背倚着墙半蹲着,充当第二层“阶梯”,这两人一只手平伸过去扒着墙沿,以保持平衡,另一只手和队友的手紧紧相握。剩余的人分成两组,其中四个人迈出一个弓步,抱住第一“阶梯”每个人的腰,然后以头抵住一只肩膀,充当第一“阶梯”者的坚实后盾;另一部分人弓 着腿迈出一步,高举双手,充当意外发生时的保护者。
   因这非同寻常的“梯子”,我们不约而同地加快了节奏。队员们一个接一个地踩上他们还在蹲着马步的“凳子(腿)”,攀上他们自身都并不很稳当的肩膀之“梯”,向着上面的人伸出颤巍巍的手:上面的人则最大限度地探出身子,伸出恨不得加长、再加长的手臂,一旦能够抓着攀岩者伸上来的手,就急急地、直直地拉上去,直到上面另外一个人能抓住攀岩人斜伸上去的一条腿,再协力拉上去。
   音响里悲壮的音乐和着雨水,教练铁青着脸,比此刻下雨的天空还要阴沉:出口规则,闭口惩罚。我们所有人的心情由刚开始的不可思议、到群策群力以及开始行动的震撼和完成过程的艰辛充盈着,愈渐沉重。
   因毫无经验,在攀岩过程中,我们不可避免的发声及登墙等违规动作,一度被两次叫停:以惩罚两位男队长、两位女纪律委员做俯卧撑且以先前所有努力归零为违规代价,重新开始。
   当两位男队长、两位女纪律委员接受第二次更重的惩罚的时候,一位女队员再也绷不住了,眼睛红红的,泪水止也止不住地往外流。被教练问到为什么哭的时候,她说,“我就是太心疼他们了。”
   当她含着眼泪,被要求拥抱每一位队友,并告诉队友“加油,注意遵守规则”的时候,现场每一个人无不为之动容。
   成功攀岩的队友依次搭着肩站在了后面,不再参与其中。最后一位队友上去的时候,是踩着一个瘦弱的女队友的腿和肩膀上去的。我们绝对想不到,一个人潜在的力量与坚韧在此时此刻、此地此境下,自然而然又意想不到地被激发了出来。
   我们究竟能做成功什么?
   我们是自己的谜!
   整个活动,领导并没有参与其中。
   意外的是,活动安排领导充当了最后一位女队友的“阶梯”,让其成功攀岩。
   所以最后没有顺利攀岩,而甘愿充当基石的是领导。这无疑像极了现实当中,领导们鲜为人知的担当、隐忍、努力和付出。
   当所有人攀岩成功,我们含着热泪欢呼雀跃——被自己、被他人、被成功感动得一塌糊涂而相互拥抱。
   有时候感动就是那么一瞬间,比如运动员冲刺夺冠的瞬间,比如感人至深的某个场景,比如艰难瞬间的某一个背影、某一个动作、某一个眼神……
   而今天,我们现实的同事,此刻的队友,他们那一双双有力的大手、那一只只被踩红甚至渗出血的肩膀、那一张张因用力而变形的面部表情、那一双双因吃劲过度而颤抖的双臂;加之这多情的雨、这该死的音乐和教练铁面无私的嘶吼等等,共同解构成一只无形而灵巧的手,轻而易举地拨动了我们刻意精心包裹的、尘封已久的、不愿提及抑或不敢触碰的或感动、或怜悯、或伤痛、或悲哀等情丝,并选择在此刻以泪水的名义,毫无遮掩地、尽情恣意地释放。
   其实太多时候,我们不得不放弃儿时最简单、最直接地表达自己的情绪。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阅历的加深和现实的逼迫等等原因,我们越来越难忠实于自己的真实感受。
   于丹有一句话说的好,“我们的眼睛,总是看外界太多,看心灵太少”,也许在某些时候,我们太过在意自己在他人心目中的形象,而刻意地扭曲自己;又或者是当你为了生活,使尽了浑身解数,拖着疲惫的身体归来,在为获得的物质文明欣慰的微笑时,你的心灵也许正委屈地含着眼泪无处诉说。
   哲人说道德是相对的,对别人道德就是对自己的不道德,难的是因为我们必须道德,这对于我们自己来说却又是不道德的。
   这是成人世界之不易,也是为人者之悖论和悲哀。
   感谢这次主题党日活动,它从“内务整理”的洁净整齐,到“破冰开营”的同心协力;从“治沙精神”的巾帼震撼,到“国防装备”的自信自强;从“高空断桥”的战胜自我,到“木屐行走”的团队力量;从“重温誓词”的铿锵有力,到“极速党建”的红色教育;从“实战演练”的智勇较量,到“合力搭建”的汗泪流淌……让我看到了一支团队潜在的无穷力量以及誓言铿锵、英雄无语的可贵精神,也收获了满满的正能量,以及再次提起尘封已久的拙笔感慨人世的动力和勇气。
   不会忘记那个下午,那个雨天
   以及那一伙人
   ……
 
   姬小玲,女,陕西米脂,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陕西作协会员,供职于米脂县发改局。
  
返回文学作品首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打 印】【顶 部】【关 闭 来源:米脂新闻网 编辑:杜海斌

 

免责声明:
1.凡来源注明“米脂新闻网”的作品,其版权归米脂新闻网所有。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米脂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或图片外,其他文章或图片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 相关文章
>>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