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二十年的米脂知县宁养气

来源:米脂新闻网 作者:常天民 时间:2013-07-25 16:04 字体设置:

    今年农历六月十二的晚上,适逢庙会的黑龙潭,上演了根据黑龙潭的传说故事而创作的新剧目《神龙》。第一场《黑龙出山》里就有一幕榆林府张知府带领民众祈雨的戏份。陕北地面,十年九旱,过去的祈雨亦是一种常见的民俗活动。
    古人认为龙为百虫之首,能“兴云雨,利万物”,所以把能解除旱情的全部希望也寄托在龙王的身上,希望龙王能布云生雨,恩泽苍生。“旱坏了,旱坏了,五谷苗子旱坏了……”,过去的岁月,饱受旱虐侵害的黎民百姓,自发地组成一队队祈雨的队伍来到黑龙潭,祈求龙王爷降甘霖“救万民”。黑龙潭是榆阳区地面,与米脂县交界,但民众对神的信仰丝毫没有地域之分。地处米脂的我们村离黑龙潭约三十余里。二十余年前,我也曾经参加我们村的祈雨队伍,到黑龙潭祈雨。所以看到这一幕就有很多的感慨。那种虔诚,那种焦虑,那种渴望,那种原始,是我一生也忘不掉的。
    这一幕戏,也让我想起了康熙二十年米脂知县带领黎民百姓祈雨的一幕。这位县官就叫宁养气,康熙二十年,即公元1681年来米脂任知县。他来米脂的时候,米脂历经三年大旱。他到任近半年,未雨的米脂地面,农民春天送到地里的粪堆都没有动,眼看到了春夏之交,民众实在是不堪忍受。于是大家公推几位乡贤去马号圪台上的县衙,去和知县商议祈雨的事情。当时的知县宁养气也是下车伊始,虽正在完成上级下达的编纂《米脂县志》的任务,心里却惦记着米脂父老饱受旱灾侵虐的事情,心里也是痛心不已,正有祈雨之意。恰巧乡民来了商议。于是,择吉去城北的张米脂沟五龙洞去祈雨,县志记载是“知县宁养气步祷于神”。奇怪的是,在这位贵人的带动下,老天爷不管是偶合也好,巧遇也罢,竟然“三祈三应”,落了透雨,饱雨,秋天获得了大丰收。民众喜极而泣,知县也是百感交集。像游醉翁亭的欧阳修一样,“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的知县大人,作得纪实诗一首,就叫《喜雨》“半载叠经旱虐侵/三祈三应降甘霖/非关凉德  灾异/自是斯民多福深/阡陌荣津如种玉/郊原溢露疑埋金/慈龙灵爽彰天眷/共戴丰年听好音”。
    从宁养气的诗作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有仁爱之心的好官。小时了解县官的渠道是从戏曲、影视剧和有限的几本小人书。尤其是哪个著名的县官,斜嘴、歪脖、高低肩,相貌丑陋,却有状元之才,嘴肩歪斜,却能公正执法的“七品芝麻官”徐九经,一段《当官难》甚是经典,“做清官还是做赃官? 做一个良心官,做一个昧心官?”,道出了一个知县处于矛盾漩涡中的个中滋味,于是觉着县官很小,和俗称的“七品芝麻官”一样,遇到长官来了,卑躬屈漆,极尽阿谀奉承之词,觉得活得窝窝囊囊。长大了才知道,县官远远不是文艺作品里所描述的一般,县官的权力之大,令小民望尘莫及,简直就是一层天。绝大多数人一辈子走不出一个县官权力的影阴。
    宁养气是一位备受米脂人称道的清廉之官。尽管是康熙年间,距离现在三百多年了,民众依然对其政绩和清廉称道。历史上的知县,和民众接触最多,在民众的口碑里,自然是是非分明。当然除了清官、好官,也有很多刮地三尺的贪官、赃官,被民众恨恨地称为“狗官”的,这些也大有人在。
    宁养气这个人是很有来头的。白乃贞在康熙版《米脂县志》序言中,高京在后记中都提到宁养气“以将相名家从龙勋旧”、“父母阀阅巨族”。宁养气的祖父正是清初大臣宁完我。宁完我字公甫,辽阳人。《清史稿》说他:“久预机务,遇事敢言”,但是也有些瑕疵,那就是他“喜酒纵博”,曾被免官。几次罢免,几次启用。历任内弘文院大学士、议政大臣、太傅兼太子太傅。康熙《米脂县志 灾异》记载:米脂县康熙十七年、十八年、十九年都受旱灾。连续遭遇罕见的荒年。黎民百姓逃亡过半。宁养气到任后,第一件事就是自己掏腰包煮粥赈济百姓。让一千多人活了命(当时户籍人口不足1,2000人)。宁养气做的第二件事就是安抚流亡的群众,上报朝廷,免除他们的差役。让贫民返乡复业。这些举措,说明这位县老爷实为爱民如子的好官。
    当然,宁养气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编纂《米脂县志》。白乃贞在序言中说“方今皇兴混一,四海永清。圣天子命儒臣征搜天下郡县遗书。纂修大清一统全志。斯邑将何以应诏。于是开馆延贤。谋辑补成书”。尽管此次修志是朝廷统一的行为,但是宁养气也下了很大的力气。他利用自己的威望,找来了清涧的进士,著名的文人白乃贞做序言。他则深入民间,走访调研,寻找能见证米脂历史的蛛丝马迹。后人对康熙版《米脂县志》的一直说法是“文简事约,记载粗疏,评语赘词偏多,有用资料匮乏”。可是我偏偏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东西。常常对着这些文字沉思。我们从小受的教育,多是名师大家的作品,这些东西都读的腻歪了,看看不知名的这些人的作品,觉得功夫也甚是了得,只不过未出名而已。而且写的又是米脂本土的东西,读起来亲切感油然而生。
    宁养气自己也写过一篇很短的序言,有这样的一句话:“米脂雖小邑,僻在邊徼,人民社稷,亦埒茅土之中 ”。他说的意思是,米脂虽是弹丸小县,但是这里的土地和人民,也都是王土、王民啊。小时候,在农村读书,我就觉得自己所处的这个小小的山村是被地球遗忘的角落吧?后来读到了毕飞宇的短篇小说《地球上的王家庄》,就觉得我这些幼稚的想法,在大作家的脑子里也盘算过。宁养气的几句话,更加和我的这个想法相投了,就反复吟哦,觉得这个话熨帖,舒畅。
    宁养气颇可称道的是他精通儒学。虽为世家子弟,但他可不是不学无术之徒。来米之后,主持补修县治、城垣、街道,督办学堂。每每创修补修各类建筑,都在上面题匾,题联。我喜欢的是他题在大堂上的一副抱住对联:寄百裏之命,鞠躬盡瘁,勿謂今日無良民;遵先王之法,愷悌慈祥,須教遍地皆淳民。当然这些东西不是仅仅写在对联里作秀的,而且有实实在在的举措。在康熙版《米脂县志》的艺文志里,有康鸿鹏的《邑候宁公亲讲乡约并复乡饮酒礼记》,里面详细记载了这位知县大人“制订乡规民约,纠正恶俗流弊”的种种事例。宁养气可谓是既“务善政”又“务善教”,德化乡里的仁爱之官。米脂深厚的人文底蕴,难道与这些好官能脱离了干系?
    三百多年前的宁养气,也知道“勿謂今日無良民”。现在我们也讲,只有落后的干部,没有落后的群众。人过留名,雁过留声。那位不想留个好名声呢?谁在任上为百姓实实在在地做了好事,百姓心里自然揣着一本明白账,自然会记住他。

返回文学作品首页
顶一下
(2)
40%
踩一下
(3)
60%

打 印】【顶 部】【关 闭 来源:米脂新闻网 编辑:杜海斌

 

免责声明:
1.凡来源注明“米脂新闻网”的作品,其版权归米脂新闻网所有。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米脂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或图片外,其他文章或图片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 相关文章
>> 热点图片